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青花瓷瓶(FIASH散文朗诵)【原创】  

2014-12-18 11:47:52|  分类: 诗歌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青花瓷瓶

FIASH散文朗诵)

作者/吴克诚 朗诵/左旗 制作/一舟

 

青花暗放在瓷瓶上,像书页深处暗香浮动的宋词。古色古香的词放在手边,即使不触,也已觉色香盈袖。月下看这件古代瓷器,总觉不能看得真切。虽与它近在咫尺,可这咫尺之间毕竟隔了漫长的岁月。看着这青花瓷瓶,真像看一个前尘的旧梦!
   
瓷瓶的前身是土。土是母亲,我们都是孕于其中的树。吸吮着它的营养,我们伸枝展叶,开花生子,然后再慢慢老去。《倾城之恋》里的白流苏禁不起老,其实我们都禁不起老。瓷瓶却禁得起,因为土是不会老的。
   
瓷瓶身上却已看不到土的模样,它是已脱胎换骨的土。这可不是件轻松的事:《追鱼》里的鱼妖,为求一段尘缘,让仙人将它的鳞,一片片生生剥去。它在银幕上疼得翻滚跌爬,澎湃汹涌。那一浪浪的痛楚,把银幕下的我,看的心惊肉跳。
   
瓷瓶也曾在痛楚中翻滚,只是痛楚的缘由不是摆脱旧我,而是创造新我:它投入燃烧的窑中,学凤凰涅磐。它最终咬紧了牙关,从火里出来,开始了新生。也有出不来的;熊熊烈火中,牙关咬不住,“啪啦”一声,便万劫不复了。
   
看京剧,我不喜欢彩旦,我喜欢青衣。青花瓷瓶就是瓷器里的青衣,素雅,但不清寒,而且心性沉静,有那么一点孤傲,有那么一点落寞,像梅。所以瓷身用梅来配,就才子佳人,相得益彰了。用青花蓝草也未尝不可,只是断不能用那些浓艳的东西,它与浓艳是冤家,不聚头最好。

坐在月下,就如坐在万丈红尘中,我想:待今世终了,化身为土,我一定要化为瓷土,让那工匠慢慢煅烧将我烧成一件青花瓷瓶。千年之后,我默立于有缘人的案头,等他读书读倦了,侧脸看着我——就像今夜,我看着这件青花瓷瓶。



 青花瓷瓶(FIASH散文朗诵)【原创】 - 一舟 - 一舟网易博客

 

 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4)| 评论(2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