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灶火煨出的香味(FIASH散文朗诵)  

2012-07-20 10:50:25|  分类: 诗歌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▲请欣赏时点击画面。 

 

灶火煨出的香味

FIASH散文朗诵)

文字/静思清怡 朗诵/楚玉 编辑/一舟

 

年少时的乡下——水碧冲,那是我母亲生长的地方。山是青青水是湾湾,路是泥泞灯是油光,妹妹下乡最担忧的是那两块板子一口缸的厕所,姐姐下乡最烦的是洗脸洗脚一个桶的卫生习惯。
  姐姐妹妹都不大愿意理睬乡下的亲戚,更不愿下乡。也许是因为我身体不好成绩还不错,我时常被家中惯着。家务事除了偶然扫扫地,几乎不让我沾湿手。家中做事少,但只要有去乡下的机会,我总是自告奋勇的第一个报名,以此为姐妹解了围,也逗得了父母的夸奖。其实,她们是不知道,乡下除了卫生条件差一些,有些乐趣是城市里宿舍房中无法享受得到的。   

那时,过年主要是去看姨妈舅舅;暑假则是和一群城市下乡的小孩,在山中疯,在溪边玩。有时也去田中凑凑热闹。不过被骄阳一烤就开溜到堂屋里喝凉茶或者爬到树上逗鸟儿了。

记忆中最有趣味的事是——烧灶火。
  姨妈在忙不过来的时候,我就坐到那小登上,把灶边的草缠成一团,然后用火叉把它送进灶肚,叉轻轻的一挑,见那火苗蓬的燃烧开来;火势旺的时候,那蓝色的火焰蹿出灶外,把个脸膛吻得烫烫的,把个身子烤得暖暖的。在大人的提醒下,隔一会儿放进一根粗柴,让它慢慢的燃烧;火悠悠的红着,那大锅里的饭吱吱的响着;这时,姨妈提醒不要放火了,让饭在锅中煨十来分钟,还不等你揭开锅盖,那锅巴的香味从盖缝边钻了出来,惹得我们几个小不点心头痒痒的,直盼着大人快点收工早点吃饭。那柴火煨出的饭,沾着热锅巴特好吃,不要菜也能吃上一碗两碗。勤快的时候也去园子里摘一把萝卜菜洗干净,再和上热米汤在柴火灶上煮一会儿,那菜味鲜得很,自今还香在嘴中呢。回到城里也叫妈妈做,怎么做怎么吃也吃不出那乡下的味道来。
  回味中最诱惑我的是——烤红薯儿香。
  只要是有城里的孩子下乡,姨妈烧过饭,总忘不了拿几个红薯,煨在烧过的火灰中。我们这几个吃商品粮的不用干农活的孩子,从溪边扑蝶、罾鱼归来,肚子有点饿时,记起那灶中的烤红薯。几个小脑袋瓜往灶前一挤,手快的龙儿抢过火叉,三下五除二耙个最大的,剥了脏皮就往口中放,还直冲着我喊:“好香哦!”;我个小力气也小,总被龙儿挤到一边,到我嘴的烤红薯经常是最小的。有时在外面玩着,想起了那香喷喷的烤红薯,趁那龙儿不注意我飞溜着跑回灶边;挑个大大的、形状好看的,然后搬个靠背椅,神气的坐到堂屋的门前,一边心中祈祷着“最好碰上个蛋黄红薯”一边把红薯左手换到右手,等红薯不太烫的时候, 把那没有丁点烧糊印记的光光的红薯皮剥去,要是碰巧碰上了那黄灿烂蛋黄薯块,你还别提有多高兴呢!那香气随着热气直往鼻中扑来,我津津有味的一口又一口的把那香甜可口送进了嘴中,也把晚回的龙儿谗得口水直流……今天城市的街头小巷也偶见买烤红薯的,我和努歌怎么挑怎么尝也尝不出那柴火灶下煨出的薯块香。
  那灶火煨出的香味时常伴着柴扉轻掩、炊烟漫舞的风景在岁月的沙滩上翻飞回味……

 

2009年8月5日 - 一舟 - zhengyongjin1949的博客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1)| 评论(6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